新版将全新面貌展示给大家。
当前位置:index > 乳业新闻 > 正文

中国乳企正在杀死奶农和牧场

03-28 乳业新闻

最近,一位开牧场的人士向天禄君表示,山阴县养牛的雷志仁自杀,因为了养牛,借了很多债,牛奶却销售不出去。而这位报料人也因为养牛积劳成疾,患上了尿毒症。


这是为死者雷志仁写的内容


或者这二位在乳业界毫不起眼,但他们是养牛人的一个代表。现在养牛企业都在遭受这样的困难。


而逼死逼病这些奶农的,有的说是外面涌进来的大包粉,大包粉即外国牛奶喷成的奶粉,这些大包粉便宜到一吨不到2万元,而国产牛奶折合奶粉每吨在2.8万元以上。因此大量的乳企都开始进口大包粉。我国奶农开始倒奶,现在甚至开始大批死亡。


但除了大包粉的冲击,乳企有没有义务承担起责任来,为奶农甚至是为自己留一线希望,省得将来奶源被国外给控制。


而让天禄君思考的是,乳企或国家为什么不想办法扶持奶农。君乐宝、红星乳业等一直坚持用国产奶,也没有见他们亏损,并且利润还很可观。

 

国际上收奶热火朝天

 

最近收到的关于这样的投诉太多了,春节前卫岗乳业的奶农去倒奶,原因是卫岗要求减少收奶量。因为春节之后就到了液态奶需求低峰了。据天禄君了解,这是常态,每年都这样,只不过去年报道出来而已。

 

前段时间天禄君跟一个新西兰媒体驻中国特约记者交流时,他表示中国某家乳企消化了新西兰80%的奶,我的天呢,一家企业消化一个国家80%的原奶,这个企业的能量真大啊。我相信大家知道说的是谁?否则不可能倾全国之力奉一企之需。

 

2010年7月,光明乳业以约3.82亿元人民币收购新西兰新莱特公司51%股权,成为中国乳业首桩海外并购案,此后,贝因美、伊利、蒙牛、新希望等企业相继“走出去”,布局奶源、兴建工厂和研发中心。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有乳企生产环境全部境在海外。

 

乳业龙头伊利在亚洲、欧洲、大洋洲、美洲等地积极整合全球优质奶源资源,并大力加强奶源建设的国际合作力度。


据中国网的报道,伊利在大洋洲的生产基地的雇员几乎都是当地人,仅基地一期工程就直接解决了近百人就业,是当地的大雇主之一。伊利按合同收奶,并制定最低收奶保护价,维护了牧场的利益。伊利还积极投身当地的社区活动,在当地中学设立了奖学金,授予对象为怀马特地区有志于进行乳业研究和中新交流的中学毕业生,并为奖学金获得者提供实习机会,帮助他们成为促进中新两国友好交往的桥梁。


而据天禄君此前收到过多个举报信称伊利的人不但想尽办法减少收奶,甚至压低奶价等行为。



而湖南澳优乳业其在全球共有十个工厂,仅有两个在中国,此外荷兰五个、澳大利亚两个、新西兰一个,产品涵盖婴幼儿配方奶粉、儿童奶粉、成人奶粉、液态奶、营养品。晨冠乳业董事长涂醉桃日前表示,通过并购重组做大做强已经提上日程,公司准备收购澳洲工厂进军有机奶粉行业。

自2012年,圣元集团在法国投资建设年设计产能10万吨的现代化奶粉工厂,据了解,合生元,也就是健合集团、澳优集团等基本上产能都在国外,主要是利用国外的原奶生产、加工,再运回国内销售。


而这些企业利用在外面的资源赚的盆满钵满。 3月25日,健合集团公布2017年业绩报告,其收入80.95亿元,同比增长24.4%;经调整可比纯利(Adjusted Net Profit)12.08亿元,同比增长36.7%。

 

国内牧场一片惨淡

 

几家欢喜几家愁,乳企的欢乐是否与上游牧场的不幸有关?

 

除了小型牧场老板得病跳楼外,大型牧场已经开始全面亏损。

 

3 月 23 日下午,中国圣牧发布盈利警告, 预期 2017 年亏损约 10 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 247% 。这是中国圣牧创立 8 年来首次亏损,而且是巨亏。

 

对于亏损原因圣母给出以下原因:


1. 基于谨慎原则结合有关个别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的最新董事会公告及客户信誉,预期本集团将计提应收账款减值拨备约人民币 6.5 亿元;


2. 由于 (1) 本集团为应对原料奶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奶牛数量;及 (2) 原料奶价格普遍下降,截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本集团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之变动录得重大亏损约人民币 6 亿元;


3. 二零一七年度,面对乳制品激烈的市场竞争,本集团调整市场策略,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的销量和售价相对于上年均降幅较大,同时,原料奶的平均价格相对上年降幅亦较大。

 

另一大牧场现代牧业处境也不是甚妙,现代牧业(01117.HK)日前发布的盈利预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现代牧业2017年亏损净额不少于9亿元。

 

几年之前,奶牛养殖还有好日子,现如今,奶牛养殖却要倒贴黄瓜二条,甚至要搭上性命。

 

而对中国牧场的困难,许多乳企并不是出手相帮,而是时候趁火打劫。有一家较大型牧场在2016年跟天禄君表示,因为奶销售不出去,某家大型乳企就以2元一公斤的价从公司手中收奶,完全是趁火打劫。比他们从新西兰进口大包粉成本还低。


当然全球化的今天,用哪儿的奶无可厚非。但一些龙头企业应该考虑自己的责任。


2014年,欧盟宣布正式取消已在欧盟国家执行了30余年的奶业配额制度,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奶农们可以自行决定产量。乳业专家王丁棉当时表示认为,中国市场将成为欧盟牛奶的下一个出路。


果然被他言中,2013年中国进口的液态奶有18.5万吨,2014年增加至29.5万吨。到了2017年。但2017年进口大包粉超过70万吨。而原奶及其他奶制品全部加起来绝对超过100万吨。据公开消息,大包粉每公斤成本比国产鲜奶低0.15元。

 

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可能会想起铁矿石的教训,当时中国的铁矿石完全被必和必拓和力拓两家公司控制着。这两家公司完全掌握定价权,中国钢企那时候炼钢利润完全被这两家公司掌握。

 

因此,中国的乳业相关主管部门。本着奶业安全的角度,应该联合下游乳企大力扶持中国的上游奶源,否则再像2014年以前一样,中国的奶源掌握在外国人手中,中国的乳业安全又从何说起?


对企业而言,最终还会损失自己的利益,虽然客观上讲,乳企要为利润负责,更企业也要承担社会责任。所以,乳业圈的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多考虑一下自己的社会责任。


山西朔州郭玉珍大姐开办的牧场,因自己身体不好想要转让,手机15234938566,有需要者可以与她联系。